目前日期文章:201110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對於初學生物資訊的不知道 DNA 序列中的「N」是什麼是很正常的,對於有經驗的人,大多也只知道「N」是代表 A 或 T 或 G 或 C,其實這個符號是來自NC-IUB (Nomenclature Committee of International Union of Biochemistry) 所建議的編號,也稱為 NC-IUB codes 或 IUB codes。

IUB codes可分為兩類,一為 Standard Bases,一為 Mixed Bases (Wobble)。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心肌病變可分為擴張型(dilated)、肥厚型(hypertrophic)或限制型(restrictive)三種,而這些心肌病變的臨床表現是依收縮壓舒張壓功能障礙而有所不同,現今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由於原核生物的 mRNA缺乏poly-A的結構,使得要純化出原核生物的mRNA技術困難度要比真核生物高出許多,目前比較常用的方式是利用hybridization去除rRNA後,再進行RNA的定序,然而,不同的物種去除的效果差異頗大,定序結果中,往往只有大約10-20%的mRNA,其餘大部分為rRNA的序列,圖一為Shaomei He團隊的研究結果,a與b分別來自兩個的環境樣品metatranscriptome的結果,結果可以發現hybridization去除rRNA效果不盡理想,尤其是樣品b,即使利用兩次hybridization,非rRNA的比例也只有11.3%,如何有效降低rRNA比例將是研究員何生物轉錄體的重要課題。

圖一: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基因的轉錄後調控常常發生在mRNA的3’UTR,近兩年許多團隊透過NGS技術來研究3’UTR的調控及演化,並發現了新的調控機制。以線蟲為例,由於線蟲大部分基因的3’UTR缺少註解,Calvin H.Jan 等人在2010年透過3P-Seq的方法將RNA尾巴位置透過NGS技術定序後,經分析發現高比例的A/U序列內容會促進線蟲基因體的壓縮 ( genome compaction ),因為造成切割的因子是A/U高比例的,也因此他們容易在A/U高比例的序列內容中出現。事實上30%的protein-coding基因有不同的mRNA型態 ( alternative mRNA isoform ),另外在尾巴距離很近但不同的切割位置以往都是被忽略掉的,作者發現大量的這種isoform可能是線蟲3UTR在演化上逐漸變短的中間物。甚至作者發現三分之一的匯聚基因對( convergent gene pair) 在3UTR重疊的地方,將具有正負股雙面功能的因子在序列上做回文的排列,這個現象節省了基因之間的距離,造成基因體的壓縮。雖然線蟲3UTR的長度只有哺乳動物的六分之一,但線蟲具有保留性miRNA位置的密度是哺乳動物的兩倍。部分是因為有更多類型的種子互補位置 ( seed complementary site ) 較傾向被保留。這些發現揭開了切割與多聚腺苷酸化對基因結構演化的影響,也提供了研究後轉錄基因調控的資源。

新圖片.png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FPKM 是 Fragments Per Kilobase of transcript per Million mapped reads 的縮寫,FPKM 與 RPKM 其實是幾乎一樣的東西,都是用來衡量 transcripts (mRNA) 表現量一種指標,兩者主要的不同在於計算單位上的不同,RPKM 是以 Reads 為單位,而 FPKM 是以 paired-end reads 為單位,一對 paired-end reads 視為一個 Fragment,所以 FPKM 僅適用於 paired-end 的定序資料。
在 RPKM 中,只要 read 能 map 到 transcripts,即列入計算,在 FPKM 中,只有 paired-end reads 都能 map 到 transcript (在符合 quality 條件下),才列入計算,若 paired-end reads 中只有一個 read 能 map 到 transcript,或是其中有某個 read 的 quality 太差,都不會列入計算。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一直以來,癌症研究中一直缺乏能夠在早期判斷罹癌的指標,如今相關研究有了一項新的進步。臨床醫學的癌症病人檢體中,有一個特別的現象,在病人癌組織以及正常組織中的 miRNA 組成種類會產生變化,但是由於癌組織採取十分不方便,因此可能癌症已進入末期才被發現。如今科學家們,在病人血液、尿液、唾液等檢體中發現也能觀察到這個現象,miRNA 隨著體內循環系統循環而容易被醫檢系統取得,如此也許能替癌症預防多了一股新的曙光!

許多的癌症在初期並不明顯,不易被偵測檢驗,而癌細胞隨著人體內循環系統:血液、淋巴腺等轉移,很多病例在發現出現症狀時,往往都是轉移後癌末惡性腫瘤。20111 月發表在 Journal of Bio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 期刊上有一則相關的研究被報導,QianWu 等人研究乳癌病人的罹癌組織與健康組織 miRNA 之區別時,使用次世代的定序系統列出所有在罹癌組織被大量形成的miRNA 種類 (下圖),超過 2 倍以上則視為有差異。再更進一步的嚴格限制,以超過五倍以上的 miRNA 當作模板,設計出 qPCR 需要的引子對,用來偵測其他乳癌病人的血漿。結果發現,編號miR-29a 以及miR21 在血漿中也能大量的被偵測到!

Your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